医师观点:由研究检视台湾普遍违反健康的不正常工时

清早5时30分出发,回程已超过晚间9时,斜坡大弯,下坡又暗,一件意外就发生了。台铁抗争居于劣势之后,观光交通也终于在这时机点出现事件,游览车司机过劳、医疗行业过劳、空服员过劳、餐饮业过劳、电子业过劳⋯⋯,不知台湾还有那个行业不过劳?既然这是集体大环境的问题,我们总要知道一些事实,来避免下一次的悲剧的发生。

过劳,本身是社会学名词,过劳带来的疾病,在一般医学上最狭义严格的连接,是与工作因素高度相关所致之脑心血管疾病,比如中风、心肌梗塞、心衰竭。而过劳在诸多研究所使用的定义,像是情绪疲劳(精疲力竭及丧失乐趣),人格解离(负面情绪及丧失热诚),以及明显的工作效率降低,并以这些作为研究的观察指标;这些甚至都是随着工时延长或不正常安排,而容易造成意外事故的危险因子。

工时的延长

在欧洲历史上,当政的国王试图将人的作息分为每天八小时工作、八小时休息、八小时睡眠。然而工业革命之后,人的工时大幅提升,导致大量的疲劳和死亡。因此,欧洲人民开启一段争取合理工时和有薪假的血泪史,以致今天才有优于全世界的制度保障。另一边的亚洲地带,明显是在全球经济衰退之际,劳工意识才有稍稍抬升,但这都不足以阻却不断被延长的工时。

超长工时带来的危害

加班即为延长工时,不但代表本薪不足,也代表休息成本增加─像是消费增加或物价提升─造成工作者普遍宁可加班来弥补这些休息成本,导致人惯性地再牺牲、卖命工作。

但是,不要小看工时设计不良的班表为健康带来的伤害。医学期刊《Lancet》发表的一项统合分析,对工作时长与心血管疾病风险的相关性进行全面评估。研究者以欧美国家常用的标準工时(每週35-40小时)作为参照,发现工作者每週总工时超过41小时,罹患脑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即随着工时增加而上升,呈现明显的剂量效应关係(dose-response relation);每週总工时超过55小时者,罹病风险更显着升高,与工作时长35-40小时的族群相比,这会使冠心病相对危险度增加13%,脑中风相对危险度增加33%。在台湾,《劳基法》允许的每月加班工时上限为46小时,以四週换算,每週大约11.5小时,加上每週正常工时40小时,每週总工时达51.5小时,事实上已有健康风险。

医师观点:由研究检视台湾普遍违反健康的不正常工时 Picture Credit: 姜冠宇
变形工时带来的危害

随着许多工作型态进入24小时连续的服务,最典型的例子如医院和便利商店,开始需要轮班和因应其况,而将工时挪移,称为变形工时。长时间轮班工作及夜班工作,会增加意外的风险,每次工作超过8小时者,健康风险提升。各项研究显示,工作12小时的风险範围,约莫是八小时的两倍;另一方面,纯夜班不轮替换班,比起会在轮班中变换班别者反而好一点,这是由于纯夜班者工作性质中被赋予固定作息的关係。这些研究并且显示,年龄或性别差异不影响上述结论。

医师观点:由研究检视台湾普遍违反健康的不正常工时 Picture Credit: 姜冠宇

工作12小时的风险範围,约莫是八小时的两倍;另一方面,纯夜班不轮替换班,比起会在轮班中变换班别者反而好一点,这是由于纯夜班者工作性质中被赋予固定作息的关係。

另外的综合研究也显示,轮班工作会增加脑心血管的风险,因此,轮班工作者应避免所有增加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子,如控制血糖、限制脂肪摄取、戒菸、控制高血压等。轮班制企业的雇主或管理者更因此有责任促进员工健康,放任员工身体状况变差只会降低企业的生产力;更要注意轮班制下的人力分配,不足的人力容易引发逆向轮班,休息不足就直接变换班别,健康风险更加提升。然而,《劳基法》的缺陷,是在各方考量下,无法制定对人体更细腻的规範,除了各医院护理师有在监督下执行顺向排班,很多其他形式的企业─包含国营事业员工-却常发生逆向排班。除了人力,计算薪资困难也是原因,儘管这些原因在人道上根本不成理由。

以台铁员工为例

以台铁员工为例,工时计算下来是每週56小时(而如前所述,工作时长超过55小时,冠心病风险将显着增加),台铁班表是典型变形工时加延长工时的恶例,其工时计算方式,原本是依照《劳基法》正常上班方式中的单一工作天八小时,也就是三天有24小时上班,而后三天内再上两个12小时(再如前述,轮班12小时者,健康风险已明显提升),而中间的24小时说是「休假」,加班侵占的时间再给加班费。

然而,若依上述理论出发,这完全违反一週应给予「一例一休」的规定,加入假日,其正确的算法应为七天只有五天为工作日,所以正常工时应该是本来七天共168小时内,只有5x8=40小时的上班时间,我们用这等比例换算成台铁的三天轮班,40/168=17.14/72,缩成三天应该上班超过17.14小时就要给加班费了;但台铁工时的计算方式,却没有计算一例一休,而成为24/72,这是台铁员工为何会说他们「全年无休」的原因。我们还有更多的行业恐怕还比台铁员工更惨,如医师及空服员就是。

介入改善的必要

,《Lancet》另外发表了关于改善过劳医师统合分析的研究,研究显示,愿意主动改善劳动环境,包含安排符合人性班表、减少超过工作/生活平衡所能负荷的工时长度,这确实能减少工作者总比例10%的职场过劳伤害、及情绪不适反应的发生率,并稳定和提升工作服务品质。

工时过长及设计不良,致使工作者受伤害而影响生产效率,以及如何改善工作环境,在近代欧美已成企业经营者的显学;然而台湾却反其道而行。

尽情地打压,并不会改变劳资恶劣关係,只会任由这关係继续恶化环境。美国历史上也曾发生过政府以铁腕政策对抗罢工员工,且近代也有效降低了工会组织率,然而这带来的,即是美国荣登为OECD国家(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;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-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)中贫富不均的第一位;在美国总统选战中,也让全世界发现美国本土劳工的愤怒,已助长了国内的族群仇恨。

另一层的不健康来源:虚假意识的勒索

虚假意识(false consciousness)是马克思主义中的一个概念。指的是社会中的「被剥削者」的处境,被其自我认知为「合情合理」。这概念从社会学到各种领域都有契合的地方。心理谘商领域提及,在人际互动中,一方总是讲不过另一方而被掌控,最后遭到牺牲的状况。国外学者Susan Forward将之定义为「情绪勒索」(emotional blackmail),指人无法为自己的负面情绪负责,而以威胁或利诱来企图掌控对方、迫使对方顺从,达到自身目的。

在台湾社会,过劳是源自信奉「勤劳」,但以目前实际状况来看,反而比较像虚假意识和情绪勒索。像是明明有下班时间的规定,但基于学长/姐制或主管压力,别人不下班,你也不敢下班;主管义正严词、耳提面命要增加你的工作量;甚至像奥客病患大闹,指着医护鼻子说「医疗就是服务业」等等。因为以上这些氛围,在被步步进逼下,我们都是用跟游览车司机一样的态度在工作,因工作而贫穷,因工作而忙,以维持令人满意的「服务」。这些要求无论是否正确,它的背后就是一股恶意,将你逼到极限边缘徘徊。

其实,每当厂医及厂护接到工作过劳的案例,甚至送医后证实心肌梗塞,员工健康状况都有就医记录了,管理者都还是不愿意更改排班方式。这种做事态度下,不难发觉大环境中就业的劳工,普遍都没有任何尊严,生活的平衡被工作破坏殆尽、丧失理想、出现身心不健康都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。产生的疾病即便治好,也得回去不人道的工作环境,什幺都不会变,直到病情加重到无法工作,成为失能,变成社会不要的垃圾。如果你看到环境及当权者这样对待劳工,还不愿意声援,如果有一天你职灾落难,是谁要救你?

医师观点:由研究检视台湾普遍违反健康的不正常工时 Photo Credit: Johan Fantenberg CC BY-SA 2.0
澳洲墨尔本的五一劳动节游行,参与者手持之布条书有着名社会主义运动口号「全世界无产者,联合起来!(Workers of the world, unite!)」。
《劳基法》只是基本 你的健康需求其实更高

台湾人是否真的不相信系统安全是品质的基础?还是有过度的需求,所以可渴望着压榨彼此,得到比较少的消费代价呢?

近期在「一例一休」推行之时,很多地方雇主为了合乎规範在叫苦,然而在不合乎规範的地方出事了。我想,无论「一例一休」或是《劳基法》本身总体内容为何,那只是最基本的底线而已,而且其实人体的需求还有更多《劳基法》无法保障之处,任何人都不应将之视为齐头式平等的依归,而是有权利依照自己身体需要,争取最适合自己的福利。工作的目的不是为了工作,而是为了追求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平衡,以及给予自己足够的健康保障。

如果民主是现代社会最不可撼摇的信念,那我们必得从工作场域开始改革。绝大多数身为劳动者的我们,必须挺身捍卫合理的劳动条件,保障自己应有的健康。

参考资料:(部分资料由龚晏平医师提供)

Shift and night work and long working hours − a systematic review of safety implications by Anthony Sverre Wagstaff, MD, DAvMed, PhD, MBA Jenny-Anne Sigstad Lie, PhD, Scand J Work Environ Health 2011;37(3):173-185. doi:10.5271/sjweh.3146Shift work and vascular events: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-analysis, BMJ 2012;345:e4800 doi: 10.1136/bmj.e4800 (Published 26 July 2012)Long working hours and risk of coronary heart disease and stroke: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-analysis of published and unpublished data for 603 838 individuals. The Lancet Volume 386, No. 10005, p1739-1746, 31 October 2015

相关文章阅读